危峨近星辰,提灯两黯然

Believer(神米)番外 天山雪莲与红白玫瑰(下)

       希修斯敢肯定,这绝对是他活至迄今最尴尬的一次经历。

       离他只有几米远的女人被白纱隐约了面容,但仅凭那光洁小巧的下巴和完美的身材,以及那白皙盛雪的肌肤,就能知道这绝对是一个绝色美人。

       离得近的人,能透过朦胧的雾纱大致看清她的容貌:高挺的鼻梁、窄小的鼻翼、微薄带着樱桃色的嘴唇有着绝大部分成年女性没有的清纯,华丽繁复的长裙依赖素雅的白色透露着一种不俗的高级感,一片雪白之中最为抢眼的是她那一头罕见艳丽的红发,在白纱的遮挡下也难以锐减它的光泽,如大海似星空般的眼眸上盖着纤长上卷的睫毛,每一次眨眼,就像轻盈的羽毛一样盖下遮住那片深海星空,待羽毛拂起后,又是一片澄澈的晶蓝,令每一个看到这双眼睛的人都感到赏心悦目。

       在场的所有人里,相貌上不乏天界的佼佼者,可是无论任何人在她的面前,都会黯然失色。

       美丽的女人温柔礼貌地和每一个凑上来和她聊天的人交谈,见希修斯看向了这边,她便对上他的视线优雅地微笑,接着,她绕过人群的层层围堵来到了他的面前。

       希修斯想逃,但是对方明显已经认出了他,逃跑反而显得自己不诚实没担当,可是不跑吧……万一让对方误会自己是个异装癖变态怎么办啊?

     “殿……殿下……”希修斯认命了,不知该怎么开口,只能支支吾吾地吐出三个字来。

     “嘘。”红发女人竖起食指贴在嘴唇上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跟我来。”女人轻轻拉起希修斯的手,穿过几条走廊来到了一个隐秘的化妆间。

       ......赫尔!你这个挨千刀的坑货!回头一定要好好收拾你!

       希修斯内心骂骂咧咧了千万遍。

       另一边,和女生们打成一片的妇女之友赫尔同学突然中断了他的高谈阔论开始喷嚏不断。

      “小藿,你怎么了?”

      “没事,”赫尔连忙摆手,压抑着自己的喷嚏生怕被人听出问题:“阿嚏!就是有点冷,可能感冒了吧……阿……嚏!”

     “怎么来这儿啦?”一开口,便是婉转动听的女声,温柔的语气让希修斯慌乱的心安定了下来。

     “我陪赫尔来的......”不把他卖了被卖的就是自己,希修斯这么想着,决定实话实说。

     “哈哈。”米迦勒爽朗地笑了起来:“嗯,我刚才好像看到他了,你怎么一个人站在角落呀?”

     “我本来就不想来......”希修斯小声嘀咕:“殿下,带我回去吧。”

    “没事,既来之则安之,既然你答应了和赫尔一起来,中途跑掉了未免太不守信用了,正好,你陪我到附近转转吧。”

       米迦勒的身形比男性时候小了很多,居然比少年的希修斯还要瘦小一些,因为变成女性的缘故,希修斯觉得米迦勒牵着自己的手格外柔软纤细,和平常那双骨节分明的大手完全不同。

       希修斯看着米迦勒细瘦曼妙的背影有些出神:米迦勒殿下真漂亮啊,男性的时候就是天界最美的天使之一,女性的样子更是无可挑剔,就连全天界公认的第一美女加百列殿下在她面前也显得逊色了几分,不知道米迦勒殿下的这副样子还有多少人见过,父神见过会怎么想呢?

       随意揣测父神可是大不敬的行为,希修斯赶紧转移自己的注意迫切寻找话题:“殿下怎么会在这里?”

       希修斯说完就后悔了,炽天使是双性,米迦勒殿下来这里当然没有什么不妥。

       米迦勒被问得语塞,一大早加百列就逮住米迦勒告诉他希修斯和赫尔男扮女装疑似跑去参加女性茶话会了,米迦勒一开始是不相信的,毕竟希修斯那么乖的孩子怎么会做出如此大胆之事,米迦勒严重怀疑加百列那女人是不是故意整他,他本想当作耳旁风一吹就过,结果却还是鬼使神差地变成女人跑过来了。

       要是没看到希修斯转一圈就回去不就行了?他也是第一次参加女性的聚会,没准还能听到点有意思的八卦。

       米迦勒一路不断地给自己心理建设,这边刚建设完,就看到那边希修斯和赫尔暗地互掐着进了庄园。

       米迦勒从未怀疑过希修斯的人品,只是对于希修斯这一反常的状态实在是忍不住好奇,希修斯正值青春期,有喜欢的姑娘很正常,万一有情况呢,过来了还可以顺便成人之美撮合一下,结果没想到希修斯完全是来帮别人撮合的。

       看来长大了的是赫尔。

       米迦勒叹了口气,心里隐隐地失望。

     “殿下,抱歉……”希修斯完全猜不出米迦勒在想什么,只觉得是自己的唐突发问惹对方不高兴了。

     “好端端地道歉干什么?”米迦勒在他背后拍了一下:“别多想,我就是被加百列耍了一下,不太好意思说而已。”

      “哦……”希修斯感到不可思议,原来米迦勒殿下也会被朋友坑啊,他俩还真是同病相怜。

     “坐上去试试,我在后面推你。”

     “可这是姑娘家玩的。”嘴上这么说,希修斯还是乖乖地坐上了秋千。

     “谁说秋千是女性的专属了?我就经常玩,梅丹佐还经常窝在他宅院那架纯金打造的秋千里喝下午茶呢。”米迦勒白玉般的双手攀上用花枝点缀的秋千绳,轻轻摇晃:“再说,你现在不就是小姑娘吗?”

     “我......”

       米迦勒见希修斯一脸羞赧,又笑了起来:“好了不逗你了,看书不?桌上好像有挺多的。”

       她走到秋千前面的圆桌边,拿起书一本本地翻看:“嗯?《旅行全录》?这个不错,都是用魔法保存的动态景象,居然还有魔界和红海的?”

       米迦勒抱着厚厚的书和希修斯坐进秋千里,在他面前摊开:“看,魔界的擎天柱顶、擎天柱底还有所罗河......红海虽然没有生命,但也有山脉和河流,还有这里和这里,父神说过这两个地方分别是沙漠和海洋,一个干旱到容不下一滴水,另一个却能汇聚整个红海的水,两个地方截然相反,魔界和天界都没有呢,是不是很神奇?”

       希修斯被书上的画面吸引得目不转睛,他愈发感叹父神的伟大,他创造的每一寸土地都是那么地迷人且与众不同,令人无限神往。

     “只是魔界和红海比较危险,你现在好好学习本领,等你变得更强了,我们再一起去红海和魔界看看吧。”

     “嗯。”希修斯乖巧地点头,米迦勒对他的承诺从未食言过。

       因为米迦勒的陪伴,几个小时就这么毫不知觉地过去了,午饭结束后,许多女天使开始陆续散场,原本热闹的会场一下冷清了不少。

     “可算找到你啦,我还以为你早早就跑了呢。”赫尔满头大汗地跑来,看清米迦勒的时候眼睛突然睁得巨大,指着她大声叫起来:“你你你你......”

       希修斯迅速捂住他的嘴:“你小点声。”

       赫尔扒拉掉希修斯的手,小声对希修斯耳语:“她谁呀?怎么这么漂亮?你看上的姑娘?啧啧......嘴上说着不感兴趣背地里却......我还真是小看你小子了。”

       真是高估他的智商了,希修斯扶额。

     “不过说实在的,”赫尔继续添油加醋:“这容貌你真是高攀了,可惜了,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嗷!”

       赫尔发出一身惨叫,赶紧捂住流血的鼻梁。

     “我忍你很久了!!!”希修斯终于爆发了,如果他是一个肌肉男,这会儿肯定要气得爆衣。

      “别闹了。”米迦勒吓了一跳,虽然知道两个少年只是在打闹但还是挡在了他们中间为赫尔治疗了他流血的鼻子。

       赫尔哼哼唧唧,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配上一副打扮成萝莉的面孔,倒真有几分楚楚动人的味道。

      “小希,怎么能真动手呢?太没礼貌了,快和赫尔道歉!”

       嗯?小希?他们关系就已经这么亲密了?不对!她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殿下,您听他都说了些什么……”面对米迦勒,希修斯态度马上就软了下来。

       殿下?

      “赫尔明显是和你开玩笑呢,再怎么样,动手就是不对,快道歉!”

      希修斯怒瞪了一眼躲在米迦勒身后偷笑的赫尔,不情愿地说了句:“对不起,赫尔,我刚才太冲动了,不应该对你动手。”

      希修斯暗自期望米迦勒没给这货治疗,反正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伤,以神族的体质几天就好了,就是要让这家伙多吃几天苦头长个记性才好。

     “哎,没事,我也知道你不是故意的,谁叫你是我好兄弟呢,原谅你啦。”看到希修斯憋屈的样子,赫尔内心比了一个大大的耶,不过话说回来,希修斯似乎很尊敬这位女天使?

       赫尔偷偷打量着米迦勒,越看越觉得这位美丽的女士有点眼熟,一个结论像高阶火魔法一样在他的内心轰然爆炸。

     “米米米......”赫尔丰富的面部表情经过脑内回路一阵切换后,突然指着米迦勒大叫起来,这次甚至暴露出了原声,还好希修斯眼疾手快又一次捂住了他的嘴。

     “又来?你是生怕我们明天上不了《天界晨报》的头条吗?”希修斯四处查看了一下确定只是有人好奇地往这里看了一下并没有引起过多的注意,便松开了手。

       赫尔赶紧反应过来,随机改口道:“米莉小姐,原来是您啊,刚才真是失礼,竟然一下没认出您,真是抱歉。”

     “言重了,毕竟我们许久不见,一时没认出来也是正常。”

       米迦勒憋着笑抖动肩膀。

     “累了吧?我们去小希家吃个下午茶吧,伊薇特最擅长做各种点心了,想吃什么随便和她说,你要是不嫌弃的话晚上也可以住在家里,趁着假期你们可以多玩下。”

     “那太好了!这真是我的荣幸,感谢殿下!”赫尔小鸡啄米似的不停鞠躬,早就知道希修斯住的小宅院是米迦勒殿下买下送给他的,但希修斯打心里还是觉得这是米迦勒殿下的财富不好意思做主,连邀请朋友和同学到家都拿不定主意,这次能得到米迦勒殿下的亲口邀请,真是太令人激动啦。

     “你不和你的娜娜约会吗?”希修斯拿眼白他。

     “哎呀,还没到那一步呢,你放心,我心里有数。”赫尔嘚瑟地朝他挤眉弄眼。

       两个年轻的女天使兴奋地谈论着什么从他们身边走过,路过米迦勒时,一位深棕色短发的姑娘回头看了一眼忍不住说:“咦?你和刚才一位银发小姐长得好像。”

     “银发?”听到这两个字,米迦勒的耳朵敏感地竖了起来。

     “对呀,你们是双胞胎吗?连穿着打扮也一样。”

     “她在哪里?”

     “就在后院的花池边上,不知道她是不是心情不好,一直静静地坐在那里谁都不理呢。”

     “但还是不妨碍她倾世的美貌啊,她越是高冷,就越是吸引人想要接近,就像天山的雪莲花一样,遥不可及却又令人无限遐想。”短发姑娘的朋友越说越激动:“啊,我一个女生都被她迷住了呢,不行,我要弯了。”

     “走啦走啦,你在人家姐妹的面前说这些也不怕把别人吓跑。”短发女天使尴尬地把朋友拖走了。

     “哇塞,还有和殿下长得几乎一样的女天使?”赫尔又来了兴趣:“是谁呀?”

     “问那么多干什么?”希修斯隐约明白了什么,手肘捅了捅他。

     “呃......你们先回去吧,我有些事要处理一下,今天先不陪你们了。”米迦勒面露难色:“明天早上我会和你们一起吃早饭的。”

     “您放心吧殿下,我们会安排好自己的。”希修斯拉着赫尔就走。

     “嗯,你们放心玩,赫尔是我们家的贵客,小希你要好好招待他。”米迦勒在他们身后叮嘱。

       赫尔的注意一下又被米迦勒的“贵客”两字吸引了,没想到米迦勒殿下那么重视他,这令他激动又感动。

       米迦勒看着赫尔兴高采烈地跟着希修斯走了,长舒了一口气,她绕着庄园围了大半圈,终于来到了后院,和前院相比,后院不大也不会有什么人,但在这里,米迦勒还是看到了与耶和华保持一定距离却围成了一道屏障的人群。

       和那两个女孩说的一样,她一个人面无表情地静坐在那里,高冷、疏离,她就是屹立在天山的雪莲,她的发是千年化不开的寒冰,她的眼底是苍茫辽远的淡漠天空,所有人只能抬头遥望着高高在上的她,凡是企图采撷她的人都会坠入无尽深渊、被冰封在永恒的极寒之地。

       她坐在花池边上,身后繁花似锦,面前群芳如潮,天地间任何绚丽的颜色也无法比拟只有银白两色的她。

     “不好意思,请让一让。”

      米迦勒的到来,再一次引起了人群的骚动。

     “欸?她们……是双胞胎吗?”

     “应该是吧,长得好像,衣服和打扮也一样。”

     “两个都好漂亮啊,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大小姐。”

      “好神奇,明明长得一样给人的感觉却截然不同。”

      “对呀对呀,一个冷若冰霜,一个却温暖热情,就像她们的发色一样。”

       女士们的话匣子一旦打开,往往就会叽叽喳喳没完没了起来,她们聊得热火朝天,全然不知面前的这两位美人是全天界最高的人物。

       耶和华几乎不以真面目示以米迦勒之外的人,知道耶和华真容的人仅三个手指头就能数过来,世人只知伟大的神明有一头银白的长发,却不知藏在云雾面纱下的是一张与大天使长完全一样的面容。似神者,所有人都知道米迦勒这个名字代表的意思,却没人能解读出这个名字里最直接的暗示。

       可以肯定的是,在场的女士们也没人认出变成女性的米迦勒,准确地说,是没有人会想到米迦勒会变成女人来这里。

       当一抹熟悉的红色出现在耶和华眼前时,她眼里的寒冰彻底融化了,头纱下的脸,依稀可见地勾起了一抹微笑。 

      “你是在等我吗?”米迦勒向耶和华伸出手。

       耶和华点点头,然后慢悠悠地把手送到米迦勒的手心里,依旧不说话。

      “不好意思各位,我妹妹平时很少出门,不太擅长和别人交流,刚才我们又不小心走散了,她一定感到非常慌乱不安,我就先带她回去了。”米迦勒牵着耶和华的手礼貌地向围观的女士们告辞:“感谢大家,刚才这段时间承蒙大家关照我妹妹了。”

      “妹妹?”离开庄园很久,耶和华终于发声了:“我比你大,怎么说也是你姐姐啊?”

      “差不多嘛,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唉?你会说话呀?我还以为你变成女的就说不了话了。”

      “我说过,我不能轻易和别人建立联系,不说不做是最有效的方式。”耶和华略显无奈:“还有,你啊,也只能靠嘴上功夫占我便宜了。”

       米迦勒直接忽略了耶和华最后这句一语双关,追问道:“那你来这里干嘛?还变成我妹妹的模样?”

       米迦勒挑眉,特意加重了“妹妹”这个词的读音。

     “那你呢?”耶和华反问:“我还不知道你竟然有这样的癖好,背着我偷偷跑到这里来,既然你那么喜欢当女人平时在我面前也没必要压抑自己吧,况且女性形象也挺适合你的。”

      “我我我......”米迦勒被怼得说不出话,她后怕地发现,耶和华隐藏的毒舌属性似乎被她发掘出来了。

      “站在这里。”

      “啊?好。”米迦勒停下了脚步。

      “呼!”一刹气流摩擦的声音让米迦勒以为自己产生了错觉,眨眼之间,他就站在了第一天天界之门下。

      “时间刚刚好。”耶和华说。

      “什么......”

       米迦勒呆住了,夕阳缓缓地下落,太阳周边的云层起初是淡金色的,到后来一点点加深变成了火红色,火红色从天边蔓延,最后布满了整片天空,就像耶和华此刻凝望着她的双眼一样,从一片苍蓝直至被火红的光占有,映染成和她头发一样炽烈的颜色。

       她不是没有看过日落,只是还没看过第一天的日落,更没想到第一天的日落会如此壮观。

       太阳继续下降,与第一天下的云海相接时,云海立刻被点燃成火海,头上的天空与云层、脚下的云海,都变成了有生命一样的火红,世界似乎都在燃烧。

     “谢谢你能带我来这儿。”米迦勒内心波澜,不由得挽上了耶和华的手臂:“你创造的世界实在是太美了,我爱你的世界,我爱你,更爱有你的世界。”

      身着和婚纱类似礼裙的两人手挽着手,余晖在她们的白纱上镀上了一层暖红的光芒,她们之外,是世界通过壮美的景象表达的欢呼与喝彩。

      像是神明的婚礼,世界都为她们披上嫁衣。      

  






不好意思各位,因为一些事情要大概要停更三个多月,明年年初我会继续填坑的,感谢小天使们一直以来的支持和关注,更感谢你们的耐心等待,明年我们一定会再见的。


评论(7)

热度(44)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