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峨近星辰,提灯两黯然

Believer(神米)番外 天山雪莲与红白玫瑰(中)

       “......我还是算了吧。”穿着紫色长裙的希修斯看着眼前声势浩大的人群,心里打起了退堂鼓:“殿下一直教导我对待女性要绅士礼貌,这样也太不绅士礼貌了。”

     “拜托,哥们,你别不停地出尔反尔好吧?我的小心脏可受不了。”赫尔死死拉住希修斯,防止他一个不留神人没影了:“我只是叫你陪我进去看看,你在里面可以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有什么不礼貌的?”

       不做不说,但是可以听啊,他可不能保证自己会不会听到什么女性的隐私话题,这种行为简直和偷看女生洗澡的变态一样。

     “三个小时。”希修斯伸出三根手指在赫尔面前晃了晃。

     “什么意思?”

     “我说我就给你三个小时,三个小时一到我立马走人,你到时候爱走不走,不走你一个人玩去吧。”

     “才三个小时!我人都不一定能找到......”

     “那我现在就走。”希修斯大力甩开赫尔,转身就要跑路。

     “行!”赫尔生无可恋:“三小时就三小时!”

     “你记住,要是开口说话一定要捏着嗓子,别把她们吓坏了。”赫尔拿着扇子遮住嘴压低声音和希修斯说道。

     “知道知道,你管好你自己我就谢天谢地了,我再补充一条,要是你穿帮了我也马上溜走,你出的馊主意我可不想被你连累。”

     “好喔,不过......”赫尔突然变音:“希希你好绝情哦,居然想把人家一个人丢在这里,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人家一个人好怕怕~”

      “......”希修斯的隔夜饭差点没吐出来,他大步向前,只想离这变态损友远一点。

      “唉?希希你等一下。”

       希修斯深吸一口气,纵使心中有再多的不耐也只能回头细声细气地说:“又怎么了?”

     “你背后的丝带开了。”赫尔上前,低下头给希修斯背后的丝带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又上下将他仔细打量了一番:“好了,完美,希希今天可真漂亮,像一个正常的女生,看来这身衣服非常适合你。”

       希修斯有被赫尔的阴阳怪气冒犯到,也不甘吃瘪地回怼:“没你美啊,小藿小姐。”

       希修斯故意加重最后四个字的语调,他真想一爪子把赫尔头上那顶梳着双马尾的金色假发掀飞,好让这些天界的淑女们都好好参观一下这个原形毕露的变态。

       然而一想到赫尔经历了大型社死现场后十有八九又会拽着他一哭二闹三上吊的糟心样,希修斯还是决定忍了。

     “恶心别人去,别再恶心我。”希修斯甩开赫尔又攀上来的手:“再和我阴阳怪气地说话我就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来观摩你的真面目。”

      “我错了,我错了兄弟。”赫尔举手投降:“麻烦你帮人帮到底,给我点面子,帮我追到娜娜,其它我都听你的。”

       “……哼。”

       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看着两个少年进入宴会大厅,不安地拽了拽裙角,洁白的头纱刚好遮住了大部分的红发和鼻梁以上的面容,使她惊艳的面容在三千佳丽面前不至于格外出众。

       希修斯拿了一杯葡萄汁,躲在离侧门很近的一个角落里,葡萄汁的味道很甜腻,盖住了葡萄本身的酸味,深受女性们的喜爱,但是希修斯觉得这味道实在是太齁嗓子了。

       儿时的穷苦生活让他养成了勤俭节约的好习惯不忍心倒掉浪费,只能心不在焉地有一下没一下的小口抿掉,顺便打发这无聊的时光。

       赫尔锁定目标之后就兴冲冲地去当舔狗了,他提着粉红的裙摆迈着小碎步混入忒尔菲丝娜的朋友中,轻车熟路地和少女们搭起了话,幽默风趣的话题把女孩子们逗得哈哈大笑,很快,忒尔菲丝娜也被他那边的动静吸引了过去。

       捂嘴掩盖着的娇俏笑容、双马尾上随着动作起伏一颤一颤的粉色蝴蝶结、以及粉底白边的公主裙……旁人眼中这就是一个教科书式的标准萝莉,只有知道真相的希修斯越看越觉得辣眼睛,他索性把目光转向别处,眼不见心不烦。

       参加聚会的成员年龄段很广,除了未成年的少女和少数已婚女性,大多都是已经成年的未婚女天使。

      “法耳太太,您女儿长得可真漂亮。”

      “漂亮有什么用?成年后单身都快六个伯度了,也没交个男朋友。”

      “是您太心急了,妮莎那么优秀的一个姑娘,一般男的当然配不上她。”

       挽着母亲手的妮莎害羞地低下头往母亲背后躲。

     “听说德里克家的老大至今也没有女朋友,年龄也和妮莎相仿,仅仅大了三百多岁而已,而且他还是七天毕业的,曾做过御前侍卫呢,要不找个机会叫妮莎和他见一面?”

     “那可真是太好了,谢谢您啊卡利太太,要是这段姻缘能成的话,您就是我们家最大的功臣,我们全家都要好好谢谢您。”

      “母亲……”妮莎忍不住了,她摇了摇母亲的手臂:“不是说好了今天就只是来玩的吗……怎么又扯到这件事上了……”

      “哈哈,妮莎害羞了。”几个女人在一旁打趣。

     “你这傻丫头,还不是你,不让人省心,你要是没有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人,我和你爸怎么放心你以后可以幸福啊?”

      “好啦好啦,妮莎也这么大了,您的苦心她都明白,再给她一点时间吧,今天大家都是来玩的,不要搞得这么严肃嘛。”

     “对对对,来,大家喝酒,趁着今天,喝个尽兴!”几个女人高举着酒杯,一杯又一杯地灌下,看得这边连葡萄汁都喝不动的希修斯大吃一惊。

       身边的两个少女开始聊起了一些女性的私密话题,作为一个纯爷们的希修斯听着实在觉得尴尬,他只好走远了一些。

       印象中天界的女性都是很淑女文雅的,没想到居然也有今天这样豪迈的一面,希修斯终于明白举办这么一个只有女性能参加的聚会的意义了。

     “快看那个人。”

     “哇,那个人好美啊。”

      旁边有几个女天使在窃窃私语。

      按理说,希修斯对这些议论和八卦是没有多大兴趣的,也许是在这里待着的时间实在是太无聊了,希修斯居然也好奇地抬头看向了女天使们所说的方向——

       ……不是吧?




评论(2)

热度(34)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