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峨近星辰,提灯两黯然

Believer(神米)番外 天山雪莲与红白玫瑰(上)

       春季,一年中最美好的季节。天堂,也不例外,无数名媛美女们在繁花簇拥的庄园里举办一年一度的茶话会,互相认识结交,以此来扩展自己的人脉,顺便打探许多鲜为人知的小道消息。当然,这其中的消息大部分和男人有关。

       每年春假,都是希修斯最惬意闲散的时光,因为这段时间,天界的高层也不会有太多要紧的政事,米迦勒会带他去各地旅行,和他一起坐下闲谈,从天南聊到地北。

       而今年,似乎有点不一样了。

     “这个不行!”

     “不,这个可以!”

     “违背道德的事我不做,换一个条件。”

     “这怎么就违背道德了?我们又没对别人做出什么越礼的事。”

     “要去你一个人去,或者找别人,为什么要拉上我?”

     “我怂啊,一个人去没人给我壮胆,再说谁让你是我最好的哥们呢?”赫尔抱着一套淡紫的长裙,靠在希修斯肩膀上蹭啊蹭,害得希修斯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滚!”希修斯忍无可忍,一掌扒拉掉赫尔黏着自己的脑袋:“谁是你哥们?一个人得造了多大的孽才会摊上你这样的哥们?”

       希修斯深刻感受到什么是交友不慎,他想尽一切办法准备跑路。

     “呜呜,求你了!”赫尔见势不妙一把抱住希修斯的腰,像个挂件一样被拖着走了一路:“这是我离娜娜最近的一次机会了,错过这一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有了。”

     “你喜欢人家,就大胆去追啊,干嘛像个变态一样扮成女的去接近她?你这么不坦诚,忒尔菲丝娜也不会接受你。”

     “你以为我不想啊,可是娜娜那么受欢迎,身边总是一堆人围着,我总不能大庭广众追求她吧?让别人姑娘多难为情啊?再说了我地位比她低,还不知道她对我这样的人会是什么样的态度呢,我总要侧方面打探一下了解一下她吧,免得到时候我自讨没趣。”

     “说白了你就是不自信呗。”

     “在爱情面前,没人会自信吧?”赫尔沮丧地反驳,突然又心生一计,转而两眼放光地凑到希修斯面前:“小希你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子呀?聚会上可都是天界的美女哦,没准这次你也能邂逅自己的姻缘呢”

      “放手,”希修斯用力去掰赫尔的手:“我对这些没兴趣。”

      “没兴趣?”赫尔重复念道,继而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惊恐地双手护胸:“你对女生没兴趣,难道是对男生有兴趣?”

      “我......”

       希修斯还没来得及解释,赫尔又插嘴:“虽然我们是好兄弟,但是我对你可没那方面的意思哦,我是直男,我只喜欢女人,就算以后变成炽天使也是,你还是找别人吧。”

       赫尔抹着并不存在的眼泪,继续自说自话:“没想到小希你是这样的天使,还对我情根深种,看来我以后不得不和你保持距离了......”

     “闭嘴!我不是!我只是对谈恋爱这件事没有兴趣!和男人女人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希修斯被赫尔惊人的理解力气得快要发疯,他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和他打赌,结果好死不死输了还要同意利用他美好的春假时间和赫尔扮女装去参加什么女性茶话会,和米迦勒殿下去旅行不香吗?真是肠子都要悔青了。

     “别闹了,我答应你总行了吧。”希修斯认命地闭上眼。

     “好耶!我就知道还是你对我最好了。”赫尔见终于得逞,一蹦三尺高,抱着希修斯亲个不停,全然忘记自己刚才说了些什么。

     “停下,好恶心,脸上全是你的口水......住嘴!”希修斯不停摆头躲避赫尔的攻势。

       交友不慎啊,希修斯再一次感叹。




写一个希修斯和赫尔女装的番外,参考行理太太的提议,后面会有性转的大米和老耶(*´艸`*)

@行理化律 

评论(2)

热度(38)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