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峨近星辰,提灯两黯然

Believer(神米)

64、   

       茵里看着我,像是做足了心理斗争才下定决心一样:“是希修斯殿下,他可能会对您不利。”  

      “哦?”这句话没有丝毫出乎我的意料,我饶有兴趣地问她:“他是做了什么吗?我不太明白。”

      “他伤害同胞,利用您的关系徇私枉法,最重要的是,他和魔族私通!您说说,这样一个人,还有什么不敢干的?他迟早也会做出对不起您的事!”

     “你反映的事是挺严重的,但是我们凡事要有证据才能下结论,你有确凿的证据吗?”

     “有的,请您稍等。”

       茵里回房拿出一张残缺不堪的信纸,上面的魔语大概翻译出的意思有“魔族......实验......”、“赫尔”、“对......保密,包括米迦勒......”。

     “还有这个。”

       茵里又递给我一张烧得只剩下一角的画,就算仅凭画上所剩的不到三分之一的脸也不难认出上面的人是赫尔。

     “这些都是我们在一个魔族身上一起截获的,那个魔族负隅顽抗,趁我们不注意把证据烧得只剩这么点了。”茵里一边向我陈述一边偷偷观察我的脸色:“还有那晚,您也看到了,他企图将赫尔殿下的死因嫁祸于我们,为的就是除掉发现秘密的我们。”

       如果说我刚才是抱着看笑话的态度和茵里交谈的话,那么我现在可能有点笑不出来了,因为这张纸的工艺是天界独有的,而这上面的字迹我再熟悉不过。

       我知道茵里是什么人,我不相信她的话,也相信希修斯不会做出背叛天界、让我失望的事,只是心里还是有点失落。

       小希,你对父亲还是有所保留的吗?

      “殿下,有些陈年往事其实我们都不愿提起,但是现在想来还是应该告诉您。”

     “你说。”我竖起耳朵,意识到接下来的话可能十分重要。

     “曾经年幼不懂事,我们很多人因为嫉妒希修斯殿下从一个没人要又有很多恶习的小孩一跃变成了您的儿子这一事实,在神法对他有过欺凌,但那都是孩子间的玩笑恶作剧,不曾想因为那些事他开始一直记恨我们这些和他同届的高阶天使,进入七天以后开始对我们实施无休止的报复,他造成无数次我们欺负他的假象,怂恿和他关系良好的赫尔殿下一起欺负我们,赫尔殿下正直善良但是他遇事太冲动太相信希修斯殿下了,他一直都在被希修斯殿下欺骗利用,他是真心待他的,如今却换来这样的结局......”像是惋惜,她抹了抹眼角挤出的泪。

       从她的嘴里,我认识了一个内心阴暗、阳奉阴违的希修斯和一个鲁莽冲动、没有脑子的赫尔。

     “等等,你们怎么确定赫尔出事的?我们对外只公布了哪些天使失踪了。”我故意反问她,赫尔的死,除了我、希修斯和梅丹佐应该没有第四个人知道了,就算是因为那天希修斯的叫喊......

       果然,茵里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慌乱,她身边的那两个少年表现就没那么好了,一个额头上渗出冷汗,另一个靠在墙上正努力克制住自己颤抖的身躯。

       “殿下,我们不傻。”茵里底气十足地看着我:“希修斯殿下那天一口咬定是我们害死了赫尔殿下,那天希修斯殿下失去了理智加上您一直赶我们走,我们才来不及争辩的。”

        大概是见我神色没有异常,她放下心来,又补充说:“您放心,赫尔殿下的事我们都会保密,不会到处乱说的。”

       多么秀外慧中、体贴懂事的样子啊。

      “那被你们截获信件的魔族呢?”

      “是我们无能,让他逃走了。”

      “那个魔族长什么样?”

      “天太黑,我们没看清。”

       很好,关键点都避而不谈,我满意地点头。

      “好,你们说的这些我都会留心,请你们相信,不管是谁,犯了错误,我绝不放过,也绝对不会偏袒的。”我环视了一下在场的三人:“我的事你们别操心了,该演的戏我也是会演下去的,还麻烦你们对今天的谈话内容保密,现在非常时期,这些事还不能打草惊蛇。”

       他们纷纷点头,丝毫没有体会到我的话里别有用意。

       他们当然不知道,我满意的可不是他们的回答。

       而我不想惊动的蛇却有他们。



评论(1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