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峨近星辰,提灯两黯然

Believer(神米)

63、

       希修斯一路无言,直到路西法离开才时不时看向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我捕捉到他躲闪的眼神,叹了口气:“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冒犯了,您不觉得路西法殿下对您……”

       “……”

       刚才我的注意全在丽芙身上了,现在才回想起来,路西法做的那两个人偶、丽芙对我们的称呼、路西法刚才紧握我的手、以及路西法用我们两人的头发给丽芙编织的项链……

       传闻精灵族有一个传统,新婚的夫妇截下一段头发绑在一起,寓意从此恩爱长久,两不相疑。

       我不知道路西法是否知道这层含义,也不知道他是否是故意的。

       我不愿再去想,只能对他的这些举动视而不见。

       路西法这么高傲的一个人,只要我一直忽略他,他就会放弃了吧。

        我狠狠揉乱了他的头发:“别多想了,反正我不会背叛父神的。”

       我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刻着繁复花纹的白金色手环套在希修斯手腕上,嘱咐道:“这个,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拿下来,知道不?”

       “嗯。”他乖巧地点头。

       “去吧。”我给他一个鼓励的微笑,看着他慢慢远去的身影才收敛起笑容。

       我看向一间木屋的角落,又摆出了一个格式化的笑容:“盯了快两天了,观察出什么了吗?”

       角落那边没有一丝动静,仿佛只是我一个人在自言自语。

      “别藏了,都出来休息吧。”我拔高音量。

      “怎么了,殿下?”侍卫天使以为发生了什么事,不解地上前问我:“那里是有什么东西吗?”

       指尖弹出一个光弹,“噼啪”一下在空中炸开,像是碰上了一个透明的壁障,破碎成了细碎的玻璃,折射出微弱的光芒。

       两个人缩在角落微微颤抖,一个人挡着脸,一个人头都要埋进胸膛了。

       “你们在干什么!”几个侍卫提着武器把两人围了个水泄不通。

       “殿下,实在抱歉,这两个人潜伏在您身边我们居然没有一个人发现,是我们的失职。”侍卫长连声道歉。

       “无妨,”我无所谓地笑笑:“我去和这两个小朋友单独聊聊。”

       侍卫们纷纷退下。

       “走吧,”我开门见山:“带我去见茵里。”

       茵里一看到两个垂头丧气的少年和后面跟着的我就知道大概发生什么了,她的眼中闪过一丝难以捕捉的狠厉,继而又被弥漫的温柔淹没。

       “米迦勒殿下。”茵里提起裙摆优雅地走到我面前,微微欠身向我行礼:“您的大驾光临,招待不周还请见谅。”

       言行大方得体,声音温柔婉转,像极了所有位高权重人家的大小姐。

       和昨晚我看到的她简直判若两人。

       可惜她的每一处在我面前都透露出做作的味道。

      “殿下请不要误会,他们是好心要在暗中保护您的,如有冒犯,恳请您不要怪他们。”她又故作嗔怒地对两个低头不敢看我们的少年说道:“都劝你们了,不要打扰米迦勒殿下。殿下那么强大,身边又有那么多侍卫,哪里用得着你们去捣乱?快和米迦勒殿下道歉!”

      “米迦勒殿下,抱歉,给您带来困扰了,您责罚我们吧。”两个少年异口同声。

      “没事,我不怪你们,我就是好奇,你们保护我什么?”我索性顺着她的话接下去。

       她很聪明,会伪装,会察言观色,会见风使舵,和某些只会蛮横无理取闹的少爷小姐们不一样。

       那两个人头又低了下去。

       她眉头一皱,动了动嘴唇,想说却又不敢说,看上去很是为难。

       “没事,说吧。”

       “不……我不能说。”茵里摇头,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殿下一定不会相信的,而且您一定会生气。”

       “我不生气。”我又挤出一个笑容,尽可能使自己看起来温柔亲和:“你放心大胆地说吧,我一定会耐心听完的。”

       我一个老头子还要陪一个小姑娘演戏,真累。

评论(9)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