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峨近星辰,提灯两黯然

Believer(神米)

62、      

       “呜哇哇!爸爸!父亲!”小姑娘哭得撕心裂肺,任凭我们怎么哄她就是不肯松手。

        “小宝贝,你先松手,父亲被你拽疼了。”我伸手轻拍丽芙的小脑瓜,她现在一手扒着路西法的衣服,一手扯着我的头发,让我以一种极其怪异的姿势靠在路西法的肩上。

        我瞥了一眼因为拉扯已经衣衫不整的路西法,他倒是挺淡定的,尽管在那么多人面前暴露出胸前一大片洁白如玉的肌肤。

      小丫头手劲倒不小,我企图掰开她的手,又怕用力过猛伤了她,只好砍下被她攥在手里的那撮头发。

      丽芙看着手里的那截断发,呆愣了几秒,几秒后,爆发出了更加凶猛的哭声。

      莱斯家的房顶都要给掀翻了。

      我以为我做好了准备,然而听着她的哭声,我的心又软了下来。

      我错过了希修斯的过去,如今也要错过丽芙的未来。

      “喏。”路西法的手掌覆上丽芙的小手,红色的光雾一闪,丽芙手中的红发变成了一个红发小人偶。

       丽芙渐渐止住了哭声,安静地看着手中的人偶,小人偶伸出手捧着丽芙的小脸蛋,在她的苹果肌上连亲了好几口,逗得她破涕为笑。

      “还有这里。”路西法又扯断自己的一截头发,金色的光雾闪过后,一个金发的小人站在他的手心里向她招手。

       丽芙终于松开抓着路西法衣襟的手拿过路西法手里的金发人偶。

       我仔细一看,那两个小人不就是我和他吗?

       两个小人在她的手里待了一会儿,又变成了两截头发。

      “唔?”丽芙疑惑地歪头看向路西法。

       路西法从她手里接过头发,用一颗镂空的黑珍珠将它们串在了一起,珍珠上端编成了麻绳,下端散开成了流苏状,最后,他把它挂在了她的脖子上。

       很好看,简约,但是又与众不同。一红一金两股头发绑在了一起,黑珍珠下方的流苏红中有金,金中有红,形成了一种温暖的橙红色。

      “这样。”路西法点了点丽芙脖子上的珍珠,红雾和金雾闪过后,她脖子上的那条特殊项链消失了,两个小人又趴在了她的肩上。

       丽芙的注意力完全被吸引了,她对新玩具爱不释手。

      “可以了。”路西法看向我,理了理衣领。

      “来,丽芙。以后我就是你的新爸爸了。”莱斯从路西法手里接过丽芙:“爸爸给你准备了房间,快来看看你喜不喜欢。”

       丽芙趴在莱斯的肩头,右手提着两个人偶乖巧地看着我们。

       我朝她挥了挥手,对她挤出一个大大的微笑,仿佛这样就可以无视掉眼眶的酸涩。

      “父亲,拜拜。”她乖巧地回应我。

       这算是我和她的告别吧。

       不一会儿,莱斯从房间走出来,朝我们深深鞠了一躬:“米迦勒殿下,感谢你们为魔族付出了这么多。请您放心,我一定会将丽芙抚养成年的,更何况,我和她是同族。”

      “您要再去看一眼吗?”莱斯看到我欲言又止的表情,当下明了。

      “嗯,不好意思。”我跟着他悄悄来到丽芙的房门口,透过门缝看到她和两个侍女玩得正欢,那两个人偶,正靠坐在床头依偎在一起,静静地看着她们。

      “走吧,”路西法握住我的手:“她比你想象的要坚强。”

       心里像是缺了一块,我任由路西法牵着手走出了莱斯家的大门。

       “两位殿下。”莱斯跟着我们走出来:“你们要是想丽芙了可以随时来看她。”

       “谢谢,麻烦您了。”

       “上次那件事,有什么进展吗?”

       他一句话点醒了我,我回过神不着痕迹地挣脱了路西法的手,视线从希修斯身上转到路西法身上,再从路西法身上转到莱斯身上,不知怎么开口,只好含糊其辞:“发现了一点东西,但是线索又断了,许多事我也没理清楚,等我有头绪了再找时间和您商量吧。”

       “好的,两位慢走。”莱斯只好就此作罢。

 

 

评论(1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