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峨近星辰,提灯两黯然

Believer(神米)最爱(希修斯番外)

       “茜茜,今天是你的生日,爸爸妈妈带你去吃第四天最有名的那家餐厅好吗?”

      “好呀好呀,爸爸,我还要生日礼物~”小姑娘拽着父亲的手撒娇。

      “哈哈,好,今天茜茜最大,茜茜要什么只要爸爸买得起都满足你。”  

      “谢谢爸爸!茜茜最喜欢爸爸啦!”女孩说完就飞起来在父亲的脸上猛亲了一口。

       “哼!你就喜欢爸爸,妈妈就不要算了。”女孩的母亲故作生气。

       “哪有~妈妈是茜茜最爱的人!”女孩扑到母亲怀里。

       “小东西~一下说最喜欢一下说最爱的,喜欢和爱有什么不同你分得清吗?”父亲把小姑娘从母亲的怀里扯出来,一家人笑着打闹在一起。

       生日,对啊,今天也是他的生日。

       希修斯垂下头快步往前走,这一幕对他来说太过于刺眼。

       庆祝生日这种事,他才不需要呢。

       他一个人去破旧的小书店自习了一会儿,又去第五天的大街上漫无目的地闲逛了一段时间,最后找到一个公园,在湖边坐下,等待着这一天的结束。

       还有两个小时,这一天就能混过去了。

       “嘿!”一只手从黑暗中伸出抓住他:“小坏蛋,终于找到你啦!还好还好,还来得及,今年你又输啦。”

      “你放开我!别闹了行不行?这一点都不好玩!”

       每年的生日,母亲都会带着他到外面偷偷过生日,为的就是让他开心,可是她不知道,每年只要她为他准备生日,就是他最难过的时候,因为母亲必须一直待在父亲身边伺候他,而且家里的钱必须都要给父亲买酒,只要父亲发现母亲和他用了额外的钱,无一例外都会将他们暴打一顿。

       于是后来他开始每年生日一个人往外躲,只要能躲过了生日这天,母亲就不用给他过生日了,他最讨厌过生日了。

       可是,每一年、每一次,无论他藏哪儿躲哪儿,母亲总能在生日当天找到他,母亲看破了他的小心思,就是不说破,甚至还把他这点小动作当做每年生日的小游戏乐在其中。

       “可是我觉得很好玩呀。”女人伤痕累累的手捧着一个精美的餐盒:“好啦宝贝,先别生气啦,你看看这里面是什么呀?”

       “我不想看!我不需要!”希修斯看到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的母亲就辛酸到想哭,母亲怎么就不明白他的意思呢?

      “你还没看呢,怎么就知道不喜欢呀?来嘛,你好歹先看一眼嘛。”母亲拿着盒子往他面前挤。

       “我都说了我不要!你烦不烦!”希修斯一狠心,挥手打翻了餐盒,里面的东西掉了出来。

       是第四天最有名的那家餐厅的牛排和一小块蛋糕,蛋糕受到外力已经散得有点面目全非了,但是依稀还能根据上面一些零散的字母拼凑出一句“宝贝,生日快乐”的祝福,那家餐厅的菜每天都供不应求,需要至少提前一个多月排队预定才能好不容易排上一桌。这家餐厅的消费虽然比不上第五天和第六天,但是对于他们这样的家庭来说已经是极为奢侈了。

       他再也忍不住,抱着膝盖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怎么了宝贝?是哪里不舒服吗?”女人吓了一跳,看到他摇头才放下心来:“没事儿,我明天再去排队,过段时间再给你补过,别难过啦。”

       希修斯拼命摇头,他赶紧捡起地上的牛排和散落的蛋糕残骸,狼吞虎咽地往嘴里塞。

       “哎,你这孩子!”女人抓着他的手赶紧阻挠:“多脏啊,不能吃了,快吐出来!听话,明天妈妈再去给你买新的。”

       “不,妈妈,我就喜欢你今天买的,今天的才最好吃!明天就和今天的不一样了。”希修斯冲着女人傻笑,眼角还挂着泪。

      “你这死小子!”母亲张大嘴凑到希修斯面前:“来,给妈妈也吃一口,你今天又放妈妈的鸽子,妈妈等你等到店都关门了,以后不许再这样了哦,你这样多伤妈妈的心啊。”

       希修斯切下一大块牛肉塞到母亲嘴里,笑着说:“嗯!”

       无论下一刻会怎样,无论未来会怎样,至少此刻他们是最幸福的,就很好了,不是吗?

      

       “殿下,事情已经办妥了,现在回去吗?”

       “可以呀,不过,小希你难得回第四天一次,不到这里逛逛吗?”米迦勒想了想:“第四天有一家很有名的餐厅,性价比很高,环境也不错,听说很久以前还是要预约排队的呢,不过现在没有那么火了,不知道小希有没有吃过,我还一直挺想找机会品尝品尝呢,哦,对了,就是那家。”

       那家店……过去的记忆像潮水般涌来,即将溢出他的眼眶。

      “小希,你怎么了?”米迦勒皱着眉头担心地问。

      “没事。”希修斯赶紧摇头:“这家店的奶油蛋糕和红酒牛排非常好吃。”

      “原来小希吃过这家呀,我来尝尝。嗯,确实很好吃,要是能经常吃到就好了,既然是小希推荐的,那以后每年你过生日我们就私下到这家店来庆祝吧。”

      “哐当!”希修斯手里的餐具掉了一地。

      “哎呀,没受伤吧?”米迦勒赶紧帮忙收拾地上的餐具:“小心一点儿。”

      “话说,你最喜欢吃的食物是不是蛋糕和牛排呀?”

       “嗯。”

       “太好了,我又知道小希的一个爱好了。”

 

       其实母亲和米迦勒都不知道,希修斯并没有多喜欢牛排和蛋糕,这两者吃多了甚至会觉得有点腻,只是每次吃到这些的时候,他总是会想起母亲,以及,那天晚上和那天晚上,母亲和米迦勒重合在一起的,温柔而宠溺的眼。

       

       

      

        

评论(17)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