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峨近星辰,提灯两黯然

Believer(神米)

59、

       在听到我说“父神”这个词的时候,耶和华的表情变得很奇怪,似是震惊,又像是难过。

       我从来没有开口这么叫他,我不是他的造物,自有记忆开始就以名字称呼他,就算他后面创造了这么多天使后也从未改过口。

       我习惯了这么叫他,就像他也习惯被我这么称呼一样。

       而今日此刻,我代表的不仅仅是希修斯,更是许许多多和希修斯一样的人。我是父神的剑与盾,只要他一声令下,我势必斩断一切污秽的屏障,阻挡一切罪恶的利刃。

       只是我很疑惑,他为什么会因为我的一句称呼这么伤心,是因为我突然这么称呼让他觉得疏离了吗?他可是堂堂的天神,怎么会这么多愁善感呢?大概是我眼花想多了吧。

       很久之后,直到未来的某一天,我才明白了耶和华当时表情下的真实想法——那一个称呼下隐藏的我们矛盾与隔阂的源泉。

       他不自然地偏过头,躲避我直勾勾的目光。

     “你可想好了。”他用的是陈述句。

     “是,我既然知道了就不可能放任不管,而且这些事总要有人站出来吧,没有身份的管不了,有身份的不愿管,如果连我都坐视不管的话,放眼现在的天界,也没人来管了。”

     “抱歉。”是我太心急了,居然对他有点兴师问罪的意思。

     “我只是担心你以后......算了,没什么。”

      他总是这样说话说一半。

     “去吧,我相信你能把一切都处理好的。”

      “还有刚才你说的那句。”

      ?

      他的手搭在我头上,脸和我挨得很近,眼神变得很温柔:“好孩子,谢谢你能这么想,你这样想我很开心。”

     ?他在说什么?

     ?!!他刚才是不是占我便宜了?

      周围的环境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希修斯仍在睡梦中,他却不见了。

      仿佛刚才连他也是幻境的一部分。

      应该到拂晓的时候了,天边却没有泛起鱼肚白。

      我揉了揉酸胀的双眼,叫上梅丹佐还有几个我们信得过的人秘密开了个小型会议,回来的时候看到希修斯正背对着我坐在床上,愣愣地看着窗外。

       瘦长的身影在跳跃的烛火下拉出来一道长长的阴影,阴影的尽头和我的影子重合。

      “小希,饿了吧,来吃点东西。”

      “你不吃我吃了哦,我都快饿死了。”见他不理我,我拖着椅子坐到床旁的茶几边,故意切下一大块牛排在他面前晃悠:“这可是你最喜欢牛肉,地狱的牛肉和天界的味道上大有不同,这块肉还是我刚开完会从梅丹佐手里抢过来的呢,你……”

      “我能帮上什么忙吗?”他突然坐到我面前。

       嘴角勾起满意的弧度,我眼神瞟了瞟一桌的食物。

       他会意,只好乖乖地先吃饭。

      “慢点,别噎着了。”我用手帕擦去他嘴角的酱汁。

       如果我和耶和华一开始就有个孩子的话,或许希修斯就有个从小到大的伴了,也许他就不会这么寂寞、成长得这么辛苦了,我也……

       人总是贪心的。

       

    

 

 




 



评论(4)

热度(60)